“代服务”调查:代喝奶茶代说晚安还可代长胖!大多收费50元内

当前位置: 百禄资讯 > 娱乐 > “代服务”调查:代喝奶茶代说晚安还可代长胖!大多收费50元内

2019-11-06 10:59:25
人气:3008

花钱请人吃饭而不是喝酒,代表白戴欺负猫狗说晚安,感觉如何?

最近,互联网平台上出现了花哨的“代理服务”。与传统的代理采购和代理差事服务相比,新兴的“代理服务”更具娱乐性。杜南记者在实际测量中发现,这种娱乐“代理服务”主要集中在二手交易平台上。大多数卖家和买家都被贴上了在校学生和90后的标签。他们大多数人都抱着“新奇有趣”的心态。每项“代理服务”的收费一般不超过50元。

“代理服务”市场的真正参与者是已经发展到一定规模的初创公司。2008年,在国外较早实践“代理服务”概念的Taskbit成立。此后,Taskbit的模式在中国迅速复制。在旅游、医疗保健、宠物、饮食等领域的“代理服务”市场上出现了一批“代理服务”初创公司,并赢得了资本的青睐。

随着“替代服务”的延伸和种类的增加,人们也开始关注懒人的大规模生产。一些专家在杜南告诉记者,“替代服务”可以合理地将“懒人”的需求与有时间和技能的人提供的服务相匹配,但替代食物和饮料等娱乐性质的“替代服务”噱头却更加实用,能够细化社会分工、提高效率的“替代服务”可以走得更远。

由于新奇有趣或满足娱乐性质的精神需求,“代服务”日益受到追捧

传统的采购和运营服务现在已经发展出奇特的“服务”,如“为他人扔垃圾”、“为他人增肥”、“为他人道晚安”、“为他人醒来”和“为他人拉猫狗”。

10月9日,杜南记者在一个二手交易平台上体验了“道晚安”和“喝奶茶”的服务。

深圳的卖家只需要5元就能提供“说晚安”服务。对方的信息卡上写着“10岁双鱼座女孩”。杜南记者为她提供了良好的夜间语言和手机号码。另一方是杜南记者,他在规定时间内发了一条晚安短信。

杜南记者还从在上海工作的卖家那里购买了“奶茶替代品”服务,另一方发送了六个小视频,向杜南记者完整展示了喝奶茶的过程。据卖方称,她还收到了代表她吃肯德基和海底捞的订单。

在实际测量中,杜南记者了解到,“奶茶代表”需要提前与卖家沟通他喜欢哪种奶茶。他可以选择直接给卖家下外卖或者让卖家来店里喝奶茶。买方应承担奶茶的费用。此外,卖方还应支付5元至20元的服务费。卖方将通过图片或实时视频反馈买方喝奶茶的感觉。一些卖家也可以提供朋友圈的副本。

许多提供这种面向娱乐的“代理服务”的卖家在杜南对记者表示,二手交易平台是他们发行“代理服务”的主要阵地。

今年年初,还在上大学的卖家华宇以一种好奇的态度,在二手交易平台上提供了“代表他人发胖”的服务。“想吃高热量,又担心肥胖、高脂血症;想吃高糖高盐,还担心高血压、糖尿病;想吃辛辣的食物,但也担心痤疮。别担心!让我帮你拿你想吃的东西!你的风险!我要了!”

在服务的细节上,华宇还列出了自己的“火锅、烧烤、炸串、西餐、甜点”系列...可以被要求看"并详细告知"代表吃饭"的方式:买方下订单,她通过拍照、语音或视频让卖方体验"亲自到场"的感觉。至于价格,它是根据食物的价格,吃多少付多少,画_羽说它无意赚钱。

华宇在杜南告诉记者,起初她也很好奇,“为什么人们真的付钱给陌生人在网上吃饭?他们只能看图片和视频”。令她惊讶的是,近十个人一直在找她来代替他们。

华宇开始意识到,大多数人购买“胖一代”服务是因为它新颖有趣或者满足了他们的精神需求。一位买家一年到头都在国外学习,非常想念家乡学校门口的炒饭。华宇住的地方恰好离买方提到的学校不远。她受委托买了一份炒饭,一边吃一边互相看视频,以安慰对方的思乡之情。另一个买家由于身体原因不能吃冷或辣的食物。华宇给对方吃了一个冰淇淋和一袋火鸡面条来形容味道。

许多卖家更关心精神上的满足感,而不是收入。广州的卖家婷婷在国庆期间为6位猫主人提供了现场“喂猫”服务。每次“喂猫”的费用是35元外加交通费,并不高。婷婷告诉杜南记者,她有一份固定的工作。因为她在养猫方面有多年的经验,并且想接触不同的猫,所以一年前她在二手交易平台上推出了上门“喂猫”服务。在服务中,她结识了许多友好的爱猫人士,并与一些养猫人成为朋友。

这位杜南记者梳理了出版商的信息卡,发现许多卖家在提供这种娱乐“代理服务”时“既有趣又好奇”,这些服务大多被标记为大学生或90后。每项“代理服务”的费用一般不高于50元。以“代表他人喝奶茶”为例。5元最便宜的价格只有20多元。在杜南记者进行的调查中,一些卖家因路途遥远拒绝了“代他人喝奶茶”的要求,一些卖家因与杜南记者的良好交谈而退还服务费。

“代理服务”模式已被迅速复制,相关的启动项目受到资本的青睐。

与华宇的“小打小闹”相比,“代理服务”市场的真正参与者是具有一定规模的“代理服务”初创公司。

Taskrabbit于2008年9月在美国推出,是“代理服务”概念的创始人。Taskrabbit是一个任务发布和声明形式的社区网站。任务海报通过这个平台得到任务兔的帮助,任务兔在完成接收到的任务后可以得到一定的奖励。

taskrabbi的副营销部长杰米·维吉亚诺(Jamie viggiano)告诉媒体,最常见的任务兔是有空闲时间和技能的退休人员、全职父母等等。大约10%到15%的任务兔子完全投入,这些人每月能挣6000到7000美元。

Taskrabbit用作任务发布者和任务rabbit之间的连接通道,以获得部分事务成本。2012年,taskrabbit获得了1300万美元的C轮融资,目前公司的融资总额已达3750万美元。Taskrabbit于2015年被宜家收购。

Taskrabbit的成功使其模式迅速复制,国内企业家也看到了机遇。

以“养猫”为例,宠物产品品牌“皮丹单笔”在2019年春节前夕推出“皮丹卡”(pidancare),为因回家过年而无法照顾猫的猫主提供现场养猫服务。皮丹单笔成立于2015年,2017年和2018年分别获得了数千万元的首轮融资和6000万元的二轮融资。

2014年成立的超市采购代理项目“买送”将于2015年获得1500万元天使投资。“买送”主要经营新鲜食品和日用品。用户下订单后,“购买并发送”会将订单分发给附近的经销商,并代表他们去最近的超市购买,然后在一小时内送货上门。“买送”没有专职经销商,而是使用“众包”模式,利用公众的空闲时间进行短距离配送。

始于2011年的依达佳是互联网代佳市场的最早进入者,以其新颖的“代佳服务”吸引了资本的关注。2015年,爱迪佳完成了1亿美元的第四轮融资,融资完成后,爱迪佳的整体估值达到8亿美元。

在过去几年里,各种“代理服务”初创项目相继出现,如“电子诊所”和“妈妈品味”。在医疗、饮食、旅游等领域出现了一定规模的初创公司。

“代理服务”的风险引发了争议。我们应该警惕花招不仅仅是事实。

虽然“代理服务”给消费者带来了方便,但也存在风险。

“pidancare”的“Pidancare”服务引起了消费者的投诉。2019年春节期间,由于喂猫者数量不足、非专业兼职人员以及使用猫砂作为猫粮的错误导致猫的生命危险,“皮旦单笔”被曝光。

当时,“皮单单笔”在官方博客上回应称,由于春节期间订单预测和应急储备不足,上海地区的订单没有落实,细节也不理想。为了全面纠正商业问题,皮登单笔已经停止了上海、北京、深圳和成都的门到门猫食服务。

此外,一些“替代服务”也引起了黑色和灰色生产的问题。

手游业务一度被禁止,因为它被黑色和灰色产品使用。从2018年6月27日开始,淘宝宣布关闭所有手持旅游服务,开放时间待定。淘宝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原因是ios充值后的退款流程被黑色和灰色产品使用,这给游戏公司带来了损失。充值服务人员通常以低于市场价格的价格吸引用户,并以预先准备好的苹果账号为用户的游戏账户充值,充值生效后申请退款获利。

与此同时,“代理服务”也引发了一场关于“是提升消费还是大规模生产懒人”的争论。

广东省互联网协会副主席、人工智能媒体咨询公司创始人张毅在杜南告诉记者,社会分工需要不断细化。每个人的专业知识和时间分配都不同。“替代服务”能够合理地将“懒人”的需求与有时间和技能的人提供的服务相匹配,是消费升级的表现。

对于以娱乐为导向的“替代服务”,如“替代食物”和“替代增肥”,张艺泽认为噱头不仅仅是现实,能够细化社会分工、提高效率的“替代服务”还可以走得更远,否则只会成为暂时的网络热点。

采访者:冯聪,杜南见习记者

幸运28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