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漱溟:中国文化最大之偏失,在个人永不被发现

当前位置: 百禄资讯 > 文化 > 梁漱溟:中国文化最大之偏失,在个人永不被发现

2019-11-03 08:21:25
人气:2882

中国文化最大的偏差在于,个人永远不会被发现。一个人根本没有机会从自己的角度说话。有多少情感需求被压抑和抹杀。

“五四”以来,那些饱受“食人与礼”之苦的人是对的,也是错的。事实上,戴东最初批评宋儒和新儒家:“如果一个人死于法律,仍然有人有同情心。谁在乎他会不会死?”他的话绝对令人痛苦。谭傅生(柊司)声称他想打破各种各样的陷阱,这也是针对这种想法。那些不知道的人认为中国被封建制度束缚住了。事实上,封建主义依靠武力和迷信。它的根很浅。它怎么能持续很久?长期保持中国不走是一个道德观念。虽然思想是后天形成的,但它们根植于人类理性,不能被拔出来——它们只能被纠正。

自由是一个观念,它诞生于西方历史,曾经被认为是一个不言自明的原则。这就像一个神圣不可侵犯的原则。伦理是源于中国历史的另一个概念。如果它是不言自明的和神圣的,那它也是一样的。中国首先开始有这个想法,所以这个想法行不通。虽然他们不能起床,但中国人不是自由的。危害在于这种“永不不自由”的方面,从那以后就很少有明确的自由了。

另一个例子是,在中国,一个人只能有义务的概念,而不能有权利的概念。这是因为伦理相互尊重,却没有机会从自己的角度说话。虽然被压制和抹杀是不可避免的,但压制和抹杀它的是“理性”而不是“法律”。它的义务是基于善良和自律,而不是外国势力强加的。这是一种道德义务,而不是法律义务。每个人都站在自己的位置上,然后挣扎,彼此对对方的愿景让位。事实上,中国受到说话礼让的困扰,认为对方比自己更重要,超越了“接纳他人”的句子,这与忽视他人的原因是相反的。在现代,西方人既通过斗争达到了相互承认,又在两者之间达到了平衡。在这个时候,他们认为有些东西是中国力所不及的。然而,它并不像应该的那样好。最初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它不如以前那么好。正如我所见,中国没有西方国家好,一切都一样。这是读者应该记住的。

首先,由于缺乏群体生活,中国人民缺乏公共观念、纪律习惯、组织技能和法治精神(见第四章)。总之,我们缺乏商业集团生活所必需的道德品质——公共道德。他们被认为自私的原因主要是因为这个。西方人生来就没有社会道德。它不仅在血战中训练,而且在日常生活中也训练。它的开端是建立在宗教组织的基础上的,自中世纪城市自治以来,它取得了巨大的成功(见第三章)。

第二,公共道德的培养取决于公共利益和私人利益的一致性。因为公众因此是为了私人,因为私人也必须是为了公众。例如,在国际经济竞争下,一个国民总是需要使用他的国家产品。这可以说他是爱国的,但他也在努力巩固自己的生计。另一个例子是,在政党选举的竞争下,一名党员竞选他的政党。这可以说他忠于党,但他也在为自己的未来而奋斗。过去,基督教徒在他们的教堂里,工匠在他们的公会里,现代工业工人在他们的阶级组织里……有许多例子,但不是全部。总之,公共和私人是和谐的,但不是相互分离的。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自然会继续前进。另一方面,如果公与私是一样的,就有必要为公废私,为私害公。在这种情况下,培养公共道德是不可能的。因此,可以说西方人的社会道德是由自私自利形成的。

3.如果说西方人的社会道德修养只是建立在人类情感的基础上,并不自私,那么我完全同意。但是,我想指出的是,中国人民没有发展社会道德,这也是人的本性,没有自私自利。

没有社会,人们无法生存,但社会结构是不一样的。西方人不能离开的是古代和今天的各种组织。中国人不能离开的是各种伦理关系。伦理不同于群体伦理。他们没有界定范围,甚至没有进行对抗。相反,它们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中国人说近是财富,远是世界,而兴趣在于“四海兄弟”和“同一个世界”。这种精神相当不伟大吗?有自私吗?然而,遗憾的是,尺寸太小,尺寸太大——大到不能被边缘化,大到抓不住,小到不能依靠,所以所谓的“大而无用”。西方人不像他们的财富那么少,也不像整个世界那么大,他们有一个适度的范围,把公共利益和私人利益结合起来培养公共道德。在这里没有培养公共道德似乎没有什么可责备的。

要了解那些不能远离群体生活的人,他们必须养成群体生活所必需的习惯;那些不能脱离道德生活的人,必须养成道德生活所必需的习惯。同时,每个人都不习惯于不需要的东西。中国人不习惯爱国协会,就像西方人不习惯孝顺和尊敬长辈一样。为什么丈夫这么奇怪?

然而,那些不学习孝道和尊重老人的人听不到嘲笑,而那些不学习爱国主义和社会融合的人受到每个人的批评。这与此无关。今天,他迫切需要民族意识团体的行动,但他不会,而且他陷入了老态龙钟的习惯,无法改变自己的惰性。

生命是活着的。时代不同了。随时适应新情况是合适的。今天指责他照顾自己的财富、亲戚和老人是自私的。不算太多。但是说中国人几千年来一直生活在自私中是一个笑话!自私是“反社会行为”,不适合任何社会生活。如果一个国家有这种症状,它不可能在很久以前就存在于广阔的天地中。如何解释我们国家的生活已经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并且发展如此之快,以至于没有其他国家能与之相比?说自私是中国国籍是没有根据的。中国人不一定比西方人更自私。

4.我想指出,西方人比中国人更自私。现代西方人的个人标准和自我中心显然比中国人的道德标准和相互尊重更自私,更不用说了。也就是说,就他们的群体生活而言,除了合作社等组织之外,几乎没有例外。罗素的书《爱国主义、优点和失败》试图说英国人习惯于仇恨外国,以回报他们公民的爱国主义。起初,他们是西班牙人的敌人,然后是法国人的敌人,然后是德国人的敌人。我不知道将来谁会是敌人。封面“争论和群体是可以同时看到的两件事”(孟德斯鸠)。

西方人的财富之轻,就像官员一样;然而,这只是大规模的自私,不是真的。真正的公众,也在中国人看来。中国人信奉世界的概念,自古以来没有改变。他们真的是伟大而理性的。说到国籍,这是中国的国籍。当今世界不尊重正义,也不可能是和平的。正是因为西方集团的习惯和习俗。

在我看来,中国人被自私所嘲笑的时代即将结束。西方人被自私嘲笑的时候到了。没有必要争论谁自私。时代有自己的宗教裁判所。

5.如上所述,问题只在于社会结构和时代的需要。中国人和西方人没有什么不同。如果有的话,那就是西方人从身体开始,而中国人从理性开始。从这个角度来看,不那么自私的当然属于中国人。然而,过去不是现在。

今天,中国人不可避免地陷入两种不同的境地:一种是自私的,另一种不是自私的,不像西方人,他们几乎总是一样的。当西方人从他们的身体出发,接近普通生物时,尽管他们并不自私,但他们毕竟是人类。他们的生活与人和事联系在一起,但并不相互分离,在任何时候都是无意识地暴露出来的,是公开的,而不是私人的。它的合理性随着社会形势而逐渐发展,“自己”的圈子也逐步扩大(见第11章),并趋向于更加公开化。从大事情到小事情,许多礼仪和习俗体系都伴随着它们而发展起来,生活在其中的人并不自私或无私。

但是今天出生的中国人不是。一是礼仪和习俗体系被无序地摧毁了。大多数人无处可依靠,容易堕落。然而,此时少数人的理性意识已经增强。此外,身体本能被削弱,生长气不足,这也是最容易贪婪和吝啬。俗话说,“血是软弱的,戒律是正确的。”然而,如果那些占多数的人和火势尽可能蔓延,少数人的理性就无法隐藏。因此,今天的中国人比西方人更自私,害怕成为真实。另一方面,它比西方人更无私。-只有一部分与遗传有关。

选自梁漱溟:《中国文化精要》

走进盐田学院圈,每天都有所进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