始终如一的守护与传承

当前位置: 百禄资讯 > 综合 > 始终如一的守护与传承

2019-10-22 01:05:38
人气:1034

邱志军的漆器“湘阴云曦”

古董瓷器是由我们的记者李云/光明图片在第二届“中国工艺品展览会”上拍摄的。

作者对山东省鄄城县民间布艺作者提供的地图进行了调查。

中国民间文学系作者

[观察之家]

今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70年来,民间文艺融入了时代,参与了社会转型期的文化建设和发展。他们经历了一个坚实的过程。新中国成立之初,解放区的民间文学传统被继承下来发展群众文学活动。从20世纪50年代到80年代,民间文学得到了综合的收集和研究。从新世纪民间文化遗产的抢救和保护到新时代,我们要以人为本,继承和发展优秀的中国传统文化,实施“中国民间文学大系”和“中国民间工艺整合”两大工程。70年来,几代民间文艺的创作者、收藏家和研究者,以及千千成千上万的基层工作者,以高度的文化自觉面对现代化与传统的激烈碰撞,走在田野里默默工作,为继承中华民族的独创性和文脉做出了巨大贡献。如果说未来需要对历史有更深刻的理解,那么在新中国民间文艺的发展过程中,这种坚定的文化信心、学术追求和使命承诺是一代又一代文化发展的基础和动力。民间文艺的生命力是我们民族文化创造力最生动的体现。

过去多事的岁月记忆犹新。

1949年,第一届“文代会”成功举办,弘扬解放区文艺为“人民”服务的传统,民间文艺研究受到重视。在钟敬文先生和其他老一辈民间文艺研究的创始人的倡议下,“中国民间文艺研究会”于1950年成立。郭沫若是“人民研究协会”的首任主席,钟敬文和老舍是副主席。沈雁冰、周扬、陆机、赵树理、郑振铎、柯钟平、田汉、江袁绍、丁玲、艾青、胡曼、成秋艳、欧阳予倩、吴晓灵、魏龚建、游国恩、艾英、马建玲、李机、安波、广卫、江天佐、戴爱莲、田甜、连国儒、王亚萍、柯兰、陈黄梅、李伯昭、周伟石、王春、林山、俞平波、孙福元、马珂、张庚、常辉、顾源、 王尊三、张定、邵阳荣兆祖、黄志刚、娄石一、贾智、昌任侠、吴晓邦等文学、历史、民俗学、人类学、民族学以及音乐、舞蹈、美术、戏剧、民间艺术等领域的文化艺术大师成为第一批导演。 作为民间文艺发展和研究的专门机构,“人民研究会”从成立之初就把“广泛收集我国现在和过去的所有民间文艺资料,用科学的观点和方法组织和研究它们”作为基本任务,从而开始在全国范围内统一组织和实施中国民间文艺的继承、保护和研究,为推动整个民间文艺事业发挥了巨大作用

自20世纪50年代初以来,民间文艺作品的收藏和整理达到了高潮。各民族的神话、传说、故事、歌谣、史诗、长诗被系统、科学、全面地收集整理,形成了全国民歌收集创作的热潮。它不仅出版了一系列歌谣和民间故事,而且通过专家学者对民间文艺的论述,为民间文艺正名,从中国几千年的文学史和文化史中发现了民间文艺的巨大贡献,一些民间文学作品进入了文学史。1956年10月2日,《人民日报》发表社论《重视民间艺术家》。1958年4月14日,又出版了社论《全国民歌大集锦》,肯定了早期各民族民间文学的收藏成果。这一时期民间文艺的思想和学术思想对当今民间文艺学科建设、跨文化理论研究和新时期民间文艺工作具有重要意义。

20世纪80年代,西方文学思潮涌入。在传统与现代、中国本土艺术与西方中心主义艺术的交流与冲突中,民间文学研究者坚持民族民间文化与艺术的学术立场,以几十年的毅力和奉献精神编纂了伟大的民间口头文化作品,走遍了山村和田野,坚持不懈的文化追求扭转潮流,防止民族民间文化瑰宝在变革和冲击的浪潮中消失。1983年,启动了三套民间口头文学的整合,即“中国民间故事的整合”、“中国歌谣的整合”和“中国谚语的整合”。几十年来,全国共收集民间故事184万个,出版了30多部省级图书近5000万字,占三套省级图书总字数的近一半。民间文学整合的三套实践经验及其一系列田野调查和普查,为新世纪中国民间口头文学的抢救和保护树立了文化丰碑。1987年,“中国人民研究会”更名为“中国民间美术家协会”,不仅延续了收集整理民间文艺资料的传统,而且进一步从民间文学拓展到民间艺术、民间文化等相关领域,组织研究、创作和文化实践活动。

进入21世纪,面对经济快速发展对传统民间文化的冲击,中国民间艺术家协会再次发声:在冯骥才主席的领导下,2001年组织实施了“中国民间文化遗产抢救工程”,动员全国广大民间文化工作者对民间文化遗产进行广泛深入的调查,清理民间文化的家庭背景,从而在该领域取得全面的文化成就。在此期间,中国民间文化保护的体系和对象得以确立,并以文字、图片、录音、摄影、摄像机等形式进行了立体记录。对各种文化事件进行了全面调查,中国民俗文化的生态环境得到了充分展现和展示,得到了全国各地的认可和回应。随着《中国木版年画集成》等一系列学术成果的发表,全社会掀起了关注、抢救和保护民间文化的热潮。

新时期,民间文艺开始了新的征程。中国文联牵头的“中国民间文学大系出版工程”正式启动。在全面收集整理中国民间文学文本和整合民间文学理论体系的基础上,精心挑选出版了中国民间文学原著,为中国文化保存了珍贵而生动的文化记忆。与此同时,中国民主民生协会还组织编制了《中国民间工艺美术集成》(Integration of Chinese民俗工艺美术),系统整理了长期流失的民间工艺美术,填补了中国民间工艺美术集成编制的空白,从国家文化发展战略层面推动民间工艺美术的传承与转型,从而在文化传承、技术发展和农村振兴中发挥了积极作用。

随着时间的推移,岁月的流逝,一颗真诚的心和对民间文学艺术的持久热爱没有改变。

我记得在20世纪80年代,我有幸成为了人民研究协会的成员。我在《民间文学》上发表文章,多次去北京西单太仆寺街人民研究会联系《中国民间艺术全集》的编纂工作;在北京师范大学的小红楼里,见到久负盛名的钟敬文先生,听他谈民间文学的采编整合和民间文学的学科建设,谈口头文学与民间绘画的关系,是很有启发性的。钟老说:“今天放弃,明天就会输。”发展民间艺术的紧迫感和对“用中国装饰晚春”事业的追求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也是在这一时期,我有幸成为由王朝文先生主持的国家重点项目“中国艺术史”的资料员。王朝文等老一辈学者和一代年轻学者坚持中国民间艺术的基础,开展文学批评,发表理论见解,努力编撰《中国民间艺术全集》,这一过程让我深深感受到国家延续至今的核心文化的力量。钟敬文、王朝文等老一辈民间文艺的创始人都集中精力搜集民间文艺资料,努力抢救民间文化遗产,积极建设学科,培养人才。他们总是有一种与生活、文化和历史交织在一起的使命感,他们进一步发展的每一步都有“不背叛祖先留下的文化遗产,不后悔子孙后代应该拥有的文化遗产”的使命。

20世纪90年代,我国民间文学艺术的学科建设和人才培养进一步发展,所以我也有了进一步学习的机会。在张易道先生的指导下,我完成了博士论文《民间文艺概论》,深化了对民间文艺学科建设的思考

作为民主与民生协会(ADPL)的成员,我有幸参加了冯吉才主席主持的“中国民间文化遗产抢救工程”。我记得2002年,在山西榆次后沟村,冯骥才带领一个专家组对宝藏等农业文明样本进行采样和调查,这拉开了民间文化抢救工程的序幕。2015年,时隔10多年后,大家再次聚集在后沟村。民间文化遗产的保护和传承已经成为全社会的广泛共识。

在新的时代,中国民主民生协会承担了连接过去与未来的两项任务:“中国民间文学大系”和“中国民间工艺的整合”。这些年来,我们调查了全国各地民间文化的传承情况。人们很热情,许多艺术家坚持不懈。我们为这些不知名的创造者们留下了遗产,这也是捍卫国家创造力和巩固自信的基础。

去年夏天,当我们在内蒙古进行研究时,我们在海灵格大湾村遇到了一对老夫妻。丈夫是老党员,每天听新闻章程,妻子是剪纸专家。当大多数人进城住在建筑物里时,他们仍然留在村子里,每天工作和学习。从他们身上,我深深明白了什么是“这种心灵的宁静是我的家乡”,并感受到了什么是第一颗心和生命。

随着社会的发展和时间的推移,在社会的快速演变中,应该更多地关注历史上慢慢积累的文化记忆,塑造民族精神的文化传统,以及在坚实的生活土壤上绽放的对美的梦想和追求。

从“人民研究会”到“中国民间美术家协会”,郭沫若、周扬、钟敬文、冯魏源、冯吉才等前辈带领民间美术家和广大民间美术家努力工作,传承文化脉络。无论是材料的收集和整理,文化遗产的抢救和保护,还是丰富多彩的文化活动的出版、传播和发展,都是民族和民间文化的保护和传承。

五年前,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座谈会上的重要讲话中指出,“优秀的文艺作品反映了一个国家和民族的文化创造力和水平。......优秀的作品不限于一种风格、一种形式或一尊雕像。它们应该有高质量和低质量。他们应该不屈不挠,势不可挡。”今年,习近平总书记在访问内蒙古时指出,中国是一个统一的多民族国家,中华民族是通过各民族之间的不断交流和交流而形成的。中华文明植根于和谐不同的多民族文化的沃土,历史悠久。这是世界上唯一没有被中断的文明,也是迄今为止唯一发展的文明。我们要重视少数民族文化的保护和传承,支持和支持格萨尔等非物质文化遗产,培养优秀的传承人,代代相传。

在党的文艺政策的指导下,民间文艺进入了一个新的发展历程,也将像鲜花一样遍地开花,保持怀旧的记忆,弘扬民族文艺精神,勇敢地摇摆,迎来新的繁荣。

(作者:潘鲁生,中国民间美术家协会主席)